泪点低

楼主

田意
田意33岁168cm江苏 苏州

发布于2021-11-22 20:40

年纪越大,泪点越低,一段视频看哭了几次。视频里一个小女孩因为错过了末班公交车而选择从县城学校步行回农村老家,在寒夜里走了将近四个多小时,当被问及女孩父亲为什么不多给点钱的时候,女孩哽咽地说她爸已经走了......人心有时就是这样,不是见得多了,就习惯了麻木了,而是见得越多,越能体会到穷人的不易和无奈。
高中的时候,我也曾有过视频中小女孩的经历,因为错过了末班公交,出租车根本不敢想,三轮车又舍不得,然后就一路步行回去,走了三个多小时,到家已经十点多,累倒是不累,就是又怕又饿。
相比于小女孩,我要幸福许多,至少,我的家是完整的。
与视频形成极大反差和讽刺的是另一个命运截然相反的女孩。有的人苦苦挣扎结果连3块钱都没有,有的人却躺在3亿里纸醉金迷尽情享受人生。
还记得,那首传唱度很高的歌曲《我的歌声里》吗?那首歌的背后是血盆大口,是大块朵颐人血馒头的触目惊心。
11月17日,歌手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宣判,无期徒刑,历经7年,涉及3.5亿元的贪污,算是有了了结,但是没有判死刑。
多年前,张明杰还是哈尔滨市的一个领导,正好赶上辖区内国企改革,下岗遣散人员,她经过一番骚操作,最终将3.5亿元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后来,这笔民脂民膏的天文数字,就变成了女儿曲婉婷在加拿大的别墅、挥霍的金库、留学、玩音乐和环游世界的资本。与此同时,那些被夺去希望的普通职工,过的又是怎样的生活?
一户家庭,夫妻下岗,儿子对父母说,学校要开运动会,他要买一双运动鞋,但家里连买一双鞋的钱都凑不出来。吃饭时,妻子忍不住抱怨丈夫没本事,丈夫沉默不语,一句话也没说,吃完饭后,他放下碗筷,从阳台一跃而下。
鹤岗一位老姨下岗,丈夫开始家暴,所以婚姻跟饭碗一样,也没有保住。之后几年,老姨带着女儿吃了很多苦,做过保姆、炸过麻花、卖过卷饼。后来托关系,谋了份扫大街的工作,每个月500块。
一个年关前的深夜,老姨收工回家,遇见了打劫。劫匪手握尖刀,先跪下给老姨磕了三个响头。
“多了也不抢,就要一袋面钱,回家给孩子包顿饺子。”
老姨当时万念俱灰,想起诸般委屈,对着劫匪冷笑几声,随后一把抓住尖刀,就要往自己身上捅。劫匪被吓坏了,赶紧打落尖刀。俩人就在雪地里跪下,互相朝着对方磕头,求对方弄死自己。
谁都没有问原因,就是一直哭一直哭,直到远处腾起的烟花声把他们炸醒,才擦干眼泪拍掉身上的雪,起身回家给孩子做饭。
临走前,老姨把身上仅有的四十多块钱递给了劫匪。劫匪还给老姨20,揣着剩下的20转身。想了想,又小声说了句谢谢。那一年是鹤岗煤矿发不出工资的春节。
两个故事真实的展现出了下岗后底层人的艰辛,曲婉婷的歌声里,住着贪污3亿多的妈妈和多达566个被逼上绝路的家庭,她镶满黄金钻石的音乐路,恰恰就是别人沾满鲜血的黄泉路。
3亿的日子,富到绝大多数人无法想象;拿不出3块的日子,穷到绝大多数人无法想象。可是,我们能想象的是,有多少这样的“3亿”,就会埋藏有多少贫穷、困苦和不公的“3块”。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可恨、可叹、可悲、可怜,但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朱门臭掉的酒肉,正是路边冻死骨生前的血肉。正如那无耻的3亿,是由上亿个辛酸的3块组成。

喜欢(2)
分享:

发表评论(0)

公告

缘分圈是一个真诚友善的情感交流互助平台,我们希望每一个话题都有轻松的讨论,积极的观点。

缘分圈不欢迎以下内容

1、不文明的语言,表达或激发仇恨的言论,将被删除。

2、涉及政治问题及不适合公开讨论的敏感内容,将被删除。

3、涉及民族、种族、宗教信仰、性取向、性别、文化、阶层、职业、年龄等含有歧视、误导等的内容,将被删除。

4、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内容,将被删除。

5、涉及个人隐私,相关人要求删除。

6、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

TA们都关注该话题(0人)

话题状态

最新活动2021-11-28 02:57

被浏览137

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