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路繁花之三一一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之二

楼主

远方
远方52岁184cm河北 沧州

发布于2021-10-22 00:32

时光回溯。。。 。。。

那时,因着一个不切实际的浪漫想法,我来到土澳距sydney5个多小时车程的一个偏僻小镇生活,房东是一个中国老太太,年已90高龄,她的house看起来很破旧 大约也有百年历史的样子,那里的地都是2000平米一个单位。 她无儿无女 ,不知她如何的挨过这慢慢时间长河。

在这个小镇我住了4个月。做着一份清洁工的临时工作,主要是给社区礼堂 公共设施 比如 公园 厕所等做清洁维护。收入还可以 房租下来还剩不少 一个小时35澳元。一天6.5个小时。一周 5天工作制。还给上养老医疗。

也曾想过就在这里终老。但驿动的心总是不能让自己稍作停留,几个月后我便驾车去了另一个澳洲腹地更偏远的小镇。临行时,老太太竟然把几个月的房租都返还了于我。还送了我一块老式怀表。至今这块怀表还躺在我的不多的行李中,每当看到它。世事无常 命运多舛这些词汇便出现于脑海。令我沉思。

作为个体的个人在这历史的长河中真的微不足道,我们都是何等的渺小,身似尘埃。我们的活着究竟的意义何在?走过了半个世纪的人生,我还不甚了了。人生将去向何处?远方之外还有更远的远方。

由一个驿站到达另一个驿站,只是睡觉的地方换个床,而灵魂却一直飘荡。想起余光中老先生的九张机。也想到了自己。从山西的窑洞那土炕,到河北油田的铁床,到大学的上下木床。再到工作后的宿舍铁床,最后再到北京的宿舍单人床。塔里木沙漠的合资方塑料床,而现在是域外的古老木床。然始终一人。不知道下一张床是什么样的。但我知我会一路漂泊下去。。。。。。累了。堂吉诃德挥舞着他的宝剑在头顶上盘旋。倦了,格瓦拉的精神照耀在前方。何时才能抵达理想的人生终点?也许 从来没有那个地方的存在。
脑海中自然越出: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千年前的古人已经感叹人着这如寄人生。渺小的我也不要多去感伤了。

想起这个老人。每个老人的背后也许都有着别人不知道的故事,当你了解之后,你会感到人生不需犹豫纠结,你只要按照心的指引勇敢的去走完你剩下的路。

想起在她古老壁炉火焰旁喝着当地自产的2元一瓶的葡萄酒,吃着她精心制作的萨拉,听着她慢慢叙说着她的青春往事,也曾是南方一大家闺秀,也是青梅竹马义无反顾的嫁了心爱的人。然美好的青春赶上了动荡年代 朝代更迭。面对历史的滚滚洪流,个人似尘沙一般渺小。只能被裹挟着被动前行。不由得想起了易安居士, 红藕湘潭玉殿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天真少女大家闺秀最终也落了个老年冻毙于荒野。历史是何曾的相似。在每个轮回下,都有着那芸芸众生的悲苦命运。
她的话里有着对已逝多年丈夫的深情思念,当她诉说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眼睛里闪动了一丝的光芒。也许是这份爱支撑着她度过这外乡半个世纪的孤独时光。而我小心翼翼的问 为何不回故土?她沉默了,一会她轻轻的说 ,父母都在那个年代自尽了(大约是wg那个特殊时期吧)她没有兄弟姐妹,世上也再无亲人。我的疑惑终于得解。但更深的感到了人生的悲凉。住在她那里的几个月,老太太总是回忆着往昔,时而沉思,她说以前从没这样,我静静的听在每个静谧的夜晚。在这荒凉偏僻的域外他乡。

后来的日子也会偶尔想起她。只是自己的将来会不会也将孤独的一个人生活, 像她。最终也将埋骨他乡?在这异族陌生的土地上?我不是基督徒。甚至都没有属于我的那一小片最后的容身之所。

归去来兮辞 胡不归?也许,我该回家了。

故园千里数行泪,
邻杵一声终夜愁。
此心难与常人说,
化作纸箴遣心愁。

喜欢(1)
分享:

发表评论(12)

公告

缘分圈是一个真诚友善的情感交流互助平台,我们希望每一个话题都有轻松的讨论,积极的观点。

缘分圈不欢迎以下内容

1、不文明的语言,表达或激发仇恨的言论,将被删除。

2、涉及政治问题及不适合公开讨论的敏感内容,将被删除。

3、涉及民族、种族、宗教信仰、性取向、性别、文化、阶层、职业、年龄等含有歧视、误导等的内容,将被删除。

4、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内容,将被删除。

5、涉及个人隐私,相关人要求删除。

6、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

TA们都关注该话题(1人)

话题状态

最新活动2021-10-24 11:55

被浏览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