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路繁花之三一一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楼主

远方
远方52岁184cm河北 沧州

发布于2021-10-22 00:31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一个孤独的异乡灵魂的纪念

那是2016年冬季的一天中午,在澳洲腹地的一个小镇的家中,突然在电视上看到了一个即时新闻。清晨人们醒来,发现一个约90多的亚洲老太太倒闭在寒冷的大街上。新闻里说她没有亲人,一个人在小镇生活了半个多世纪。

第二天我便接到了那个社区委员会的电话。我立即驱车7个小时赶回那个小镇。委员会一个白人女士拿出一封信给我。老太太把房子和十几万存款留给了我。信中她感谢我让她重回了故里。白人女士说 这封信是几个月前她交到这里的。律师她们已经给我找好,过几天就可以办移交手续。我说想先去她房子里看看,她给了我钥匙。

院子里已经杂草丛生,即使冬天 这里的草坪依旧绿意盎然。社区义务的割草工一个月只来一次。走在这熟悉的小径,眼前这栋百年的老屋还是那么顽强的矗立在那里。想着在这遥远的域外他乡,竟是有一个中国女子在这陌生没有一个亲人的地方生活着,最终埋骨于此。心情复杂难忍,唏嘘不已。

在卧室的一个书柜,看到了一本泛黄的相册。里面她的结婚照 静美 温柔 大家淑女风范卓然于上,她身边的丈夫身着军队制服,英气郎朗,上个世纪49年前朝一个普通军官。

老太太曾经给我讲过她的故事

当年退到tw两年后便来到了澳洲 辗转流离 墨尔本 悉尼 没几年丈夫因病去世 ,他们没有孩子。她独自一人零落他乡,漂泊无依 ,在悉尼生活了几年后 卖掉了房子。最后来到了这个小镇。做了一间饮食店,一个人就这样生活到现在。

终于在一个冬季的夜晚,她似一片枯萎的落叶凋零在了异国他乡 化为尘土 灵魂无依将永远的飘荡在陌生的异域。

偏远镇上的居民民风淳朴。教堂边的葬礼上半个小镇的居民都到了。来送别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异乡人。此情此景,我感慨万千。故乡回不去。他乡是故乡。教堂里我把从相册里摘下的她和丈夫的合影照片轻轻的放在她手边,希望他们会在另一个世界重逢。也许主的世界里。天堂即是她的故乡吧。愿她的灵魂安息。 阿门。

葬礼后。我把房子和存款捐给了这个小镇委员会。算是作为自己对同胞的一种纪念吧。(那里偏远房价不高 12万刀左右) 并且表达了作为同族之人感谢镇民对老人家多年的照顾。

带着莫名的伤感 最后望一眼这个不知名的偏僻小镇。望一眼老太太那栋斑驳的老屋。没有遗憾的驱车离去了。此生将不会再来。

喜欢(7)
分享:

发表评论(12)

公告

缘分圈是一个真诚友善的情感交流互助平台,我们希望每一个话题都有轻松的讨论,积极的观点。

缘分圈不欢迎以下内容

1、不文明的语言,表达或激发仇恨的言论,将被删除。

2、涉及政治问题及不适合公开讨论的敏感内容,将被删除。

3、涉及民族、种族、宗教信仰、性取向、性别、文化、阶层、职业、年龄等含有歧视、误导等的内容,将被删除。

4、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内容,将被删除。

5、涉及个人隐私,相关人要求删除。

6、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

TA们都关注该话题(0人)

话题状态

最新活动2021-11-25 20:34

被浏览461

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