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冲壳子系列之九:风流女校长覆灭记(七)

楼主

真心实话
真心实话57岁173cm广东 广州

发布于2021-04-19 12:43

不过,也有细心人提议:不行了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干什么,现在路上车多人多的,社会上也比较复杂,怕她在外面出个什么事有个三长两短的就不好了,可拨电话又一直多次都是关机,她老公的电话吧,还没人知道,所以总对她的安全有点牵挂。

现在再看看那两个贼娃子吧,人常说穷人富了没折样,这话在他俩身上体现得太实在了。

那老贼五十岁上下,本地人,就居住在市区中一栋狭小的旧楼里,早年本是一名地方小国企的工人,在国企上班时就结了婚,他老婆虽长得不漂亮,但好歹也算是个女人吧,后来这企业倒闭了,夫妻俩又自已开过小食堂卖过饮食,那时候,他对做饮食性子还灵,搞出来的饭菜味道还真不错,做的还算有点儿风生水起,只是他紧接着又认识了几个搞赌的,由此开始总是在赌场上输得一败涂地,很快地又返了贫,再后来,生意也变得难做得做不下去了,找工打吧又连连受挫,于是就好样不学学坏样,干上了贼娃子这行当混一天算一天,他总是对他老婆哄哄弄弄的,好长时期内,他老婆都不知道他当上贼娃子了,他从外面偷下钱了,也总是对他老婆说是他搞赌赢的,他老婆怕他重返赌场又弄得总输并不支持,但他在外干什么她老婆也管不住,再说他还常能从外面带点小钱回来顾家,别看他是这种人,他这人的好处就是挺顾家,没钱就不说了,有了钱就往家一放,夫妻间小事都可随便取,有大事了商量着来,是他多年来的一惯风格,一个家里不论什么时候总是要生活要花钱的啊,硬不让他干他喜欢干的,你说他又能干什么挣钱?所以,他老婆没办法了也只能心想邪人自有邪办法,天生他这才赌也是路,渐渐地不管他了,包括后来,渐渐地也知道了他并没再重返赌场而是当了贼娃子,她对待的办法也不过如此,大不了有时想万一有一天他被派出所逮去了,人家打他哩又不打她,非把没法管的事管下去干啥呀,多年中,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如上说的不断地在变,但还有个比这个最大的特点变还大的特点就是万变中的不变,那就是喝烂酒和抽烟,只要他身上多少有点钱,就总忘不了买点大不了十元钱一斤的包谷酒常有事没事地喝几口,有时喝得醉熏熏的连说话都咬不真,有时还吐一地他则往床上一瘫,老婆一边打扫一边骂,天天把羊群呀什么的那些最不值钱的烟扎得梆梆响弄得屋里满是烟味,过去他老婆很烦他这一点,但细细又一想,这事严格说也不算啥缺点,男人嘛,哎,爱喝酒抽烟的人多了,他这么的做说明他对生活花销还分得清个主次,不象有的男人尽搞值钱的,弄得有时家世里连买米的钱也拿不出来,所以,她偶地还给他搞点稍上档次点的回来让他喝、让他抽,他夫妻俩有一个儿子,在外地打工卖苦力,听说月入也很低。

而那小贼呢,也是本地人,景况更是不佳,就住在距老贼那儿几公里处的一套旧得有点儿破的房里,自幼家贫如洗,好不容易熬过了十年寒窗,只图能考个大学改变一下自已的命运,可谁知大学尽要的是与他无相干的别人就是没要上他,接着学了个木匠,东凑西凑地凑了点可怜的小钱买了点木料,做了点小家俱去街头卖,可谁知那些有钱人办的家俱厂,都是现代化一条龙的生产线,搞出的产品咋都比他那漂亮价钱也不高,所以他咋也卖不出去,还屁股上拖了对他来说显得不小的烂债,以后,他又出去打工给工地上和稀泥,勉强挣了口饭食钱并还了债,可好景总是不长,总是工程一完工,再找工作很不容易,好久好久,若再能找个这样的活就算好的了,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那老贼,就渐渐和他干起了这当贼娃子的勾当,待到了他和那老贼一路去那学校偷钱时,已是三十六岁的人了还孑然一身,根本就是穷得很难找对象。

喜欢(2)
分享:

发表评论(0)

公告

缘分圈是一个真诚友善的情感交流互助平台,我们希望每一个话题都有轻松的讨论,积极的观点。

缘分圈不欢迎以下内容

1、不文明的语言,表达或激发仇恨的言论,将被删除。

2、涉及政治问题及不适合公开讨论的敏感内容,将被删除。

3、涉及民族、种族、宗教信仰、性取向、性别、文化、阶层、职业、年龄等含有歧视、误导等的内容,将被删除。

4、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内容,将被删除。

5、涉及个人隐私,相关人要求删除。

6、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

TA们都关注该话题(0人)

话题状态

最新活动2021-04-22 15:25

被浏览126

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