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神话

楼主

半江风
半江风50岁167cm广东 佛山

发布于2020-01-15 11:53

制度的形成,恐怕不能脱离社会现实的。
西方的制度形成前,法国在拿破仑之前有一个大人物~黎塞留,最先提出并实行了以“国家利益”为先,从而形成了现代国家的概念和模式。这在基辛格的《大外交》里作了比较详细的分析。在以“国家利益”为先之前,大概是“宗教利益”为先,”血统利益”为先之类吧,而黎塞留的以“国家利益”为先,打破了某些禁忌,天主教作为法国的国教,在国内迫害并驱赶新教徒,在国外却联合新教徒的国家去对付天主教国邦组成的联盟,从而把法国的国土得以向外拓展延伸。黎塞留时期法国的领土,比拿破仑彻底战败后的国土面积要大,而且黎塞留的高明之举就是不碰中欧那些散碎的诸侯国,而拿破仑一统欧洲的野心,导致了这些诸侯国合力抵抗,并最终统一成为令欧洲为之色变的德意志帝国,这些《大外交》里有详述。
说到宗教,除了法国,英国在脱离罗马天主教会之后,如君主立宪制的不是那么的纯粹,甚至还不如,于是出现了一种相对文明的驱赶~给些好处,变相把清教徒逐离英伦本土,让他们到北美开拓。宗教的改革不停,在北美有先后裂变出多个基督教“门派”,不变的是,驱逐异见的行为,印第安人成了牺牲品。这样的现象,在后期的德国,显得更疯狂,其实排犹在欧洲,一直是个传统项目,只不过希特勒把它做绝了。
不要跳过历史事实,否则只是为了追求结果的美丽,而忽视了过程的残酷。法国、英国、美国、这些在先进合理制度形成前的落后与野蛮,由丑到美的转变,不能靠神话作支撑。
另外,在制度形成后,如《大外交》所提到的,民众面对外国势力的挑衅,纷纷表示还击,政客为了选票,只有做出打仗的号令。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犹如战争的绞肉机。欧洲的政客为了战局的需要,各自把自己国家的民众,推入这架绞肉机里~
还有就是,西方,或是中国所走的路,都无可避免地留下了传统与历史的烙印,西方致力于分裂式的组织形成,中国则是倾向于聚合式的组织形成。是否就非此即彼,还是存在可此可彼?关于国家的事情,过于宏观了,要是纯语言文字可以驾驭得了的,就犹如美丽的神话一般的飘渺。如何由神话变成现实,只能抛弃幻想,面对现实中不如意的一面,逐步加以探索和改善。

喜欢(6)
分享:

发表评论(7)

公告

缘分圈是一个真诚友善的情感交流互助平台,我们希望每一个话题都有轻松的讨论,积极的观点。

缘分圈不欢迎以下内容

1、不文明的语言,表达或激发仇恨的言论,将被删除。

2、涉及政治问题及不适合公开讨论的敏感内容,将被删除。

3、涉及民族、种族、宗教信仰、性取向、性别、文化、阶层、职业、年龄等含有歧视、误导等的内容,将被删除。

4、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内容,将被删除。

5、涉及个人隐私,相关人要求删除。

6、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

TA们都关注该话题(0人)

话题状态

最新活动2020-02-16 11:05

被浏览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