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片断——是,还是不是?

楼主

我还有一个梦
我还有一个梦50岁175cm陕西 西安

发布于2019-07-26 14:05

梦境片断——是,还是不是?
高二六班开学后一个月同一天来了两个插班生,坐在最后的一张桌子上,一个是高个,一个是低个。
高个是男的,低个是女的。
王三下了课还往老班级跑,被迎面而来的小上海拉住了,塞给他一张纸条,要他当个信使,送给那个低个,同桌。
低个在晚自习前夕的七点钟不久回来了,对着王三一顿埋怨,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男孩,你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
王三怔在那里,好一阵心慌。这是第一次有个女的埋怨他,等他缓过神来,不由得仔细打量了她。她系着一条红纱巾,少女的脸庞很清秀,被红色映衬的脸色,王三感觉像苹果的肤色,不由一叹,真美。后来,王三感觉自己在处处注意着这个女孩。
第二天是周五,下午下课后,学校就放周末了,那个叫朱殷的女孩跟着她们父母单位里来的班车回去了。王三恍恍惚惚来到了小时常来玩的渠边,那里长着一丛蒿草,王三拿着一根树枝,往那堆蒿草打去,横劈竖砍,打到了很多枝条。他莫名心里很惶恐,非常孤独,心里竟然满是朱殷的印象,这突然而来又毫无征兆的女性闯入,令他十分慌乱,他想赶走这个不为什么的霸主,却觉得心口有些窒息,我可能已经“爱”上她。
当王三显得笨拙的把一张纸条递给朱殷时,他看到了一个轻蔑的嘴角。可他是少年,最不服输,干脆放胆看她。朱殷把手遮盖了脸角,而那又短又巧的手也是他欣赏的物件。透过指缝不时瞥过的一两瞥眼神,王三目光炯炯,红纱巾映下的脸庞更红了。
朱殷把手移到嘴边,眼神满是嘲弄,满是轻蔑,突然用牙咬无名指指甲,眼神朦胧,竟是如此妩媚。
王三无法控制身体里的激情,第三天后,朱殷的一位高年级的单位子弟来到教室,站在他面前教训,王三提了一根板凳腿巡视校园。放学后,一帮学校外的学校内的大孩子围住了他,其中有人打了他一巴掌。
打还是不打?屈服还是不服?王三被激怒了,又隐忍了,在隐忍在先之后的激怒,他虽然放弃了报复,基于他认为处于爱不能报以暴。
校园里所有的嘴巴,眼睛,腿,个子,男的女的,一切以前记恨的、埋怨的、是非的,都如苍蝇一般嗡嗡起来,王三又被班级的人借故揍了一次。
而这之前,他是校园霸王,现在颠倒了。
但对这种屈辱他不服,于是他恣洋了。王三把看朱殷当成了事业。每天晚上气血贲张,写一打稿子的情诗,往朱殷课桌上一撇,什么也不说。等会再看一眼朱殷,那孩子已经发呆,如在梦中。猛然惊醒,才凝神上课。
下课的时候,王三眼睛往朱殷身上一搭,朱殷便如同电动马达一样,扭起水蛇腰,甚是妖娆。而最热烈的时候,王三往往断火,把眼睛以往别处,此时朱殷便如断了电,平静下来。
也许王三是眼睛喷火的,他晚上睡不着拿着诗稿约了同伴跑到朱殷一帮女孩子在外租住的二层平房敲门,里屋女生一搭言,便一窝蜂一样跑下楼梯,逃之夭夭。下暴雨时他们又举扇淌水十几里,凌晨走个来回,就是一件事,睡不着。而一到学校,满脑子便被嗡嗡嗡的叫声包围了,这是一个邪恶的偏狭的世界,一个号称古都的落魄地方,一个他从不喜欢的庸俗的县城。他们送他一个名字“情圣”,“大公子”。
马上高三了。王三第一次想了自己的出路。考大学,衡量一下自己,拼尽全力,也难点;留级,再复习一年,也换个环境,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最好的是到外面去,天高任鸟飞,重新寻找我的定位。养吾浩然之气。
当王三再次坐上回家乡的火车时,是在京都十八天之后。临行前哥哥对他说,你看我很困难,你还是回去吧,回去也能做一番事业,你有没有信心?面对无微不至关怀自己的哥哥,王三含泪在哥哥手掌上写了两个字“谢谢!”。
新学年的高二六班来了一名留级生。
王三换了个人。早晨7点起床,晚上1-2点睡觉,中午这顿饭是1点吃的,晚上这顿饭是12点吃的。历经两年,当王三再次站在学校乒乓球案子操场上的时候,那是高考结束等待开门的那一天那一片刻,这时,他看到了朱殷,朱殷也看着他,她向他而来,他低下了头。再抬头,已不见了朱殷。
他考了班级第一名,朱殷去年没考上今年上的补习班和他一年考,落后他一百多分,也考上了。
王三身边又是嘴脸,热情的,辛辣的眼睛和腿,这些两年来没有惹他的人现在又热闹了。

标签:
喜欢(1)
分享:

发表评论(1)

公告

缘分圈是一个真诚友善的情感交流互助平台,我们希望每一个话题都有轻松的讨论,积极的观点。

缘分圈不欢迎以下内容

1、不文明的语言,表达或激发仇恨的言论,将被删除。

2、涉及政治问题及不适合公开讨论的敏感内容,将被删除。

3、涉及民族、种族、宗教信仰、性取向、性别、文化、阶层、职业、年龄等含有歧视、误导等的内容,将被删除。

4、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内容,将被删除。

5、涉及个人隐私,相关人要求删除。

6、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

TA们都关注该话题(1人)

话题状态

最新活动2019-07-26 15:11

被浏览163